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

      上书房行走  走进南大人的书房

今天是我生日,转眼间,在奔四的路上我迈进一步了。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2)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3)

学者介绍

说到最近的状态,除了看书看书就是看书。快穿文重生文末日文,好看的二刷,一般的看过就忘,反正就是为了爽,为了打发时间。

忘了最早看的是哪本,最早看言情小说是在小学六年级,家里就我一个人,隔壁住着的是上初中的一个小姐姐。小说就是她借我看的,第一次领略书中世界。

当时是03年,互联网也才刚开始不久,大部分人玩的是聊天室,QQ有,但少人用。

陈冬华,南京大学会计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商学院会计学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2013/2014)。南京大学青年学者联谊会会长,第十三届全国青联常委,第十五届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本科毕业于浙江工商大学(原杭州商学院)国际会计专业,硕士和博士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会计学院,曾在香港科技大学公司治理研究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文化与制度背景下的公司治理、会计财务及资本市场的相关问题,在《经济研究》、《文学研究》、《管理世界》、《会计研究》、The Accounting Review、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Journal of Banking and Finance、Journal of Corporate Finance 等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八十余篇。

小说那会还是纸质的,言情小说手掌大,卷起来还能放深一点的口袋里。正版有,盗版更猖獗,但也不影响阅读。毕竟那会租书实在便宜,小本的一次5毛钱,大本的好像是一块还是两块。所幸这点钱不多,也还能出。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4)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5)

读书杂忆 | 陈冬华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6)

陈冬华教授的书房名为“愚可斋”

看完一本再租另一本,后来上了初中,那会邮局小店有叫《青春》还是《花火》的专刊,其中像胡伟红这样的有名的作者写的校园小说特别好看,也吸引人。

我出生在苏北农村同兴村(古称赉陈庄)的一个普通家庭。六百年前,洪武赶散,祖上兄弟二人从苏州阊门颠沛流离来到这里,世代务农,绵延至今。我的印象中,村里似乎没有读书特别多的人。听父母说,解放前村里地主家好像有很多书,但后来破四旧,给烧掉了。当时我印象中的读书人,是时任盐城市郊区(后更名为盐都区)教育局局长陈绍宗先生,他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他的爱人和我母亲要好,所以我也常能得他几句指点。在我心目中,这是最了不起的读书人风范了。绍宗局长年纪比我大不少,论起辈分,还是同辈。

文章主要是都是俊男靓女的描写,还有像《东京猫猫》里那样的特殊能力。与邪恶势力做斗争,保护地球保护所爱的人。

故事中男女之间的感情描写,更像是蛇对亚当和夏娃的诱惑,怀春少女神而往之,自然喜欢上了。加上是连续的,这些就像《故事会》一样,分栏目。为了追,也跟着借来看,或是买来看。

郭敬明的《幻城》和《爵迹》是初二时看的,后者是很长一本书,分好几册。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7)

书房一角

其中《爵迹》印象最深的是书中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少年,忘了他叫什么名字,因为对他印象最深是因为书中描述他是为了掩盖身上的鲜血特地穿的红衣。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8)

书房一角

男主好像是第一人称,女主和男主从小认识,但后来被人掳走了。等到男主找到的时候,她已经变了一个人。

已经不记得我读的最早的书是什么,估计可能是汉语拼音或者看图识字。因为母亲是村里的幼儿园老师,读书开蒙我还是比较早的。母亲虽然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硬是凭借着自学,成了村里特别受人敬重的幼儿教师。母亲常和我说起,小时候她特别爱读书,可家里还有四个弟弟,实在读不起,在四年级时外公决定让母亲辍学回家。现在我和弟弟两人都读到了博士,母亲很欣慰。1997年我大学毕业,考上了上海财经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同时,也找到了一份工资还相当不错的工作,当时月薪就有一万左右,还可以先到国外去带薪进修半年。对于我来说,家境并不宽裕,如能早点出来工作,会减轻家里的巨大负担。更何况,当时我弟也在读大学。家里几乎所有人都倾向于我去工作,唯独母亲坚定地要求我去读书。母亲说,任何时候,读书总是对的。我现在常常觉得,我和我弟读的书,就是帮着母亲在读的,我们兄弟二人身上流淌着母亲的血液,延续着母亲幼时没有实现的读书梦。大约四周岁开始,母亲开始带我去幼儿园一起听课,不为了听课,主要母亲这样就可以一边上班,一边照看我。毕竟那时我弟出生了,家里留着两个小孩的话,大人实在带不过来。说是幼儿园,其实没有园,只是一间很小很破的房子,在村子中间十字路口的西北角。不上课的时候,这间房子里面停放着水龙,上课期间,水龙就会抬到外面去。水龙是以前农村里的消防用具,在我眼中就是一个超级大木桶,上面有个类似水泵的设施,可以通过人工增压把水喷到高处。以前村子里每年都会失几次火,不是房子着了,就是草垛着了,尤其是夏天晚上全村人去大队门口看电影的时候,经常看着看着就听见有人高喊一声失火了,大人们就全去救火了,我们小孩子就在旁边看热闹。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9)

2002年在上海财大会计与财务研究院的办公室办公

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还没满六周岁,不记得自己读过什么书,当然课本还是有印象的,认识的字越来越多了。乡村小学师资奇缺,基本上是从村里的高中毕业生中选出来的。那时候在村里,高中毕业就是很高的学历了。经常一位老师上了几周课,突然就不来了,因为可能去忙别的活了。老师们家里都有田,平时也要下地干活,农忙的时候忙不过来,上课经常会换老师。基本上小学老师都和我家沾亲带故,母亲又是幼儿教师,和我的任课老师们是同事,所以老师们也经常来我家玩,我从小就不怕他们,这也为后来我太顽皮只好转学留下了伏笔。有的课堂上,根本就没有教材。比如三年级的语文课,开学的时候才发现,竟然是我表舅舅来上课。一学期的课,都是朗读雷锋的故事。作为外甥,我自然被点名念得最多。中间还有三次,是我父亲来代课,我真是惊呆了。那三次课上得特别老实。父母都在学校给我上过课,后来我在上财任教,我弟正好也考进来读硕士研究生,我也给他上过一整学期的课,想来我们这一家人还真是有趣。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0)

幼时的我

那会以郭敬明为首的写的小说,现在叫做伤痛文学。因为文学里面都是关于那些伤痛,疼痛。小说里面的人物,让人感到无可奈何身不由己,看书的人心脏都跟着纠疼。

乡下简陋,除了课本以外,能读到的书实在太少太少。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我对读书的热爱。在童年记忆中,除了玩耍,基本上都在读书中度过。父母除了象征性地让我们兄弟俩去田里干点活之外,最关心的是我们的功课。还有一个重要的有利条件,我有两个“藏书”十分丰富的邻居,陈礼荣大哥和陈立应大哥,包括连环画在内,他们家的书都有好几十本。在乡下,一家有这么多书,实在是太令人羡慕。因为书非常少,所以各自非常宝贝,书基本都不外借,只能在他们家里看。课余时间,我基本上都在这两位哥哥家里泡着,总是浑然不觉天色已晚,直到母亲喊我回家吃饭。小学的我,很多字其实还不认识,但是因为书中情节紧张,我也舍不得花时间查字典,就这么一口气囫囵吞枣地读下去。很多书是破的,中间突然少了几页,或者某一页缺了一大角,这些都是常事。那时候看的连环画印象不深了,记得有霍元甲,大部头的书是不少的,大多是章回体小说,比如《兴唐传》,《封神演义》,《镜花缘》,《三国演义》等,每次看到秦叔宝一出场,立马就会精神为之一振。因为书少,这些书就会看上好多遍,书里面的故事不甚了了,但是觉得热闹,彷佛这些人物就在眼前。现在想来,对语文的热爱,大约是从那个时候培养起来的,我的作文也有章回体的风格,有时候不文不白,只管念起来好听。更重要的是,我从一个特别坐不住的小孩,变成了一个一坐可以好几个小时的孩子。阅读对于一个小孩成长的重要性,或者说气质变化,大抵可以从我身上看到一些端倪。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1)

村里小学的教室

小学五年级,我转到了隔壁的葛武乡小学,平时住在我父亲所在单位的宿舍里。当时父亲是乡电器厂的副厂长,有一单间宿舍,走到学校约两里地。因为父亲分管销售,经常出差,基本上是我一个人住宿舍里。我迎来了人生中离开父母的独立生活,因为如此,开始有了零花钱。父亲生性豪迈,交游广阔,新朋故旧极多,对钱不太有概念,因此对我出手也比较豪阔。1985年9月,我五年级刚开学,父亲帮我准备好了整个学期的饭菜票,同时给了我十元钱,作为一学期的零花钱。这在当时简直是一笔巨款啊,以往我拥有过的最大财产就是五角钱。结果,我到了乡里唯一的供销社逛了一下之后,只用了一下午,就全部花掉了。十元巨款,换成了两套崭新的连环画册,我记得好像是哪吒闹海和大闹天宫,每册都有十本的样子。我在供销社的图书柜台前徘徊了至少一个下午,回到宿舍,又折返到供销社,最后决定买下,想着反正一学期的饭菜票是够的,大不了以后不买别的就行。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在农忙时节,食堂的丁师傅竟然回去大忙了好几天,食堂也就随之关门,我被狠狠地饿了一天多,什么吃的也没有,结果父亲恰巧出差回来了,狠狠地熊了我一顿,同时赶紧带我去小饭馆抚慰了一下我快饿瘪的肚子,这些都是后话。十岁时,父亲到上海出差,决定也带上我去大上海开开眼,我弟在车后面哭着追了半个小时,最后改为全家一起去上海。如今我弟在上海工作,而我却离开上海来到南京,冥冥之中皆有命定呢。在上海期间,父母给了我两元零花钱,我一个人溜出来,在上海街上逛了半天,什么也没买,就买了一本教你如何变魔术的书,还有一副魔术扑克。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2)

2020年看望小学语文和数学老师合影

当初或许不能理解,但现在回过头来看,所谓的伤痛文学,其实是那些作者对于自身的悲痛的宣泄。

那时代写伤痛文学的人,其实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时候。改革正在开放中,为了生存,不得不出外工作。父母在外,孩子只能留守家里。

离开了村里,来到葛武乡读小学五六年级,还有初中三年,这五年时间我印象中没有读过太多课外书。也许读过,只是忘记了。那时候乡下的学校可能有图书馆,但有图书馆我也进不去;也可能没有,至少我不知道有。离开了村里的两位书邻,我也就读不到什么课外书了。父亲办公桌上每年都放着单位发的新台历,每一页上面都印着一个小故事,或者一段名人名言,我就经常翻来覆去地读。这段时间常读的还有一些文学类的期刊,包括《故事会》,《读者文摘》,《风流一代》,还有《诗刊》。我对新诗的兴趣,就在这时候开始埋下种子。在诗歌里,我发现了一些新的语言秩序,以及不可言传的言传之法。我一如既往地喜欢逛书店,附近几个乡镇的新华书店都逛遍了,没事就骑着自行车去十几里外的书店看有没有新书。只要父母亲进城,就一定要跟着去,我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就是盐城当时唯一的一家新华书店,在市中心铜马雕像的西南侧。现在想来,可能也就不到一百个平方的营业面积,那时就算是书的海洋了。但是,这一期间我买的书都是学习上的辅导书,各省的中考真题,海淀区的宝典。后来,我的辅导书实在太齐全,以至于很多老师都来借,想想当时我也是够牛的。因为辅导书实在太多,在初中生里算是见多识广,因此成绩也一飞冲天,成了全校的明星。后来省重点盐城中学来招生时,父亲问我,想不想报名试试,我立即回答说想。其实,当时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考上盐中,印象中我们初中就没有人考上过,但是我想趁着考试,顺便到盐城市中心的新华书店逛逛,看看有什么新书。结果阴差阳错,我竟然考上了,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考上盐中,成了我命运的转折点,它的重要性怎么形容都不为过,这一切,其实只是源于我想去逛书店念头。

那会谁懂得儿童心理健康,有得叫有得穿,还有学上已经不错了。但时代的变化,让这些人有了接触外面的机会,同时,也有了渠道来宣泄自己的痛苦。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3)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4)

盐城中学九十周年校庆和班主任、语文老师聂庭竹先生合影

小说文字,其实也算是作者内心的影射。伤痛文学,是那代人的无法言喻的痛。

盐中的图书馆是一座非常古朴的建筑,坐落在风景秀美的少先湖中间的小岛上,碧水环抱,竹树掩映。记忆中,下午会对学生开放,可以在馆中读书,也可凭学生证借出。馆中的书不少,我也借过几次,印象最深刻的是我读完了《约翰·克利斯朵夫》,还试图读《少年维特之烦恼》,以及《战争与和平》、《悲惨世界》等,但都没读完。后来校图书馆逐渐去得少了,迷上了武侠小说,这一痴迷一直持续到大学结束。在盐城当年弯弯斜斜像鱼肠一样的剧场路上(现在已经改造得很宽阔),一个小巷子里,密密麻麻地分布着不少租读书摊,从东到西一字排开,想来五六家至少是有的。要是现在来看,算是产业集聚区了。

所以,有感同身受的人太多,看到了才会跟着无病而呻。青春期的表现就是叛逆,伤痛里面的伤痛,自然表现得淋漓尽致。

书摊经营的基本都是武侠小说,还有女生喜欢看的言情小说。古龙,金庸,梁羽生,诸葛青云,卧龙生,那真是看了个遍。当然也看了不少古尤、金唐、诸葛晴云的盗版书。可以在现场看,按时间收费,摊主提供小板凳;也可以借走,按天收费,记得每天一角钱。所以读书的速度很重要,要是读得慢,付的钱就多,我的快读能力就是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当年最爱的武侠小说作家是古龙,最爱的作品是《多情剑客无情剑》,有着众所公认的武侠小说最美开篇: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穹苍作烘炉,熔万物为白银。

接着再看就是席娟等作者的言情小说了,《青春烈火》是言情小说中印象最深的热门小说,因为故事一直没完结。关于这个系列的几个男生,尤其是叫展什么的,腰间似乎有一把软件的男生,对于他的关注最深。

他似乎是这几人中的头头,本事厉害,但戴的面具也最深。遇到了哪个女主,是否治愈了他,无从得知。

不记得作者叫左晴雯还是叫什么,看了其他的言情也就不再执着于这本书,所以,印象挺深。但直到现在,也没再说想要继续找。

雪将住,风未定,一辆马车自北而来,滚动的车轮辗碎了地上的冰雪,却辗不碎天地间的寂寞。

看小说是很快的,不说一目十行,但基本上是快速略过。言情看完了,就借男同学的武侠小看。

当时最喜欢看的是叫《江湖传奇》《黑鹰传奇》等以某某传奇做为名字的小说。

每个传奇是一对新的主人公,也是新的故事。人物之间是有关联的,20年前是自己,20年后是儿子女儿或徒弟闯荡江湖。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5)

尽管金庸的小说随着影视作品,日益产生了更大的影响,但我依然是古龙的忠实拥趸,坚定粉丝,不离不弃。

除此之外像李凉等也在看,但从来不记作者名字。不过,金庸古龙的应该没看过,要不然印象应该会更深。毕竟他们的很多小说都拍成了电视剧。但在我印象中都没有看过这些小说。

玄幻类小说是在05年过年在大街上地摊上买的,20块一本,和A4纸差不多大的一本书,跟字典一样厚的书。当时第一次接触这类的书,迷上了。

之后无意中又看了《诛仙》,张小凡变成鬼厉,碧瑶死了。鬼王一直想要救 活女儿。可是这一切的背后都是阴谋。

陆雪琪的角度其实不如碧瑶让人记忆深刻,后面的《青云志》一直没有拍出碧瑶的美,也讨厌把张小凡和陆雪琪组成CP。我个人认为,鬼厉心里就只有天碧瑶一个人,陆雪琪只是师妹,不接受反驳。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6)

未完待续

好在,《青云志》我一直没看,鬼厉依旧是那个鬼厉。

敬请期待下期精彩......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7)

(向上滑动点击查看)

往期回顾

正是看了这两本玄幻书后,从此就不爱看言情了。言情看多了,这些也就那回事。这会的言情就是古早的言情,类似挺多的。像虐恋也似乎看过吧,当时没觉得什么,就是觉得男主好帅,好霸气。所以,女主最后原谅他,两人在一起也是正常的。

现在看了快穿,就觉得真心C。就因为是男主,只是文字描述出来臆想的人,就三官跟着五观走了。

上书房行走丨第一期:走进徐雁教授的书房

当然,主要那会也没想太多,小说嘛 ,大家也从来没当真过。不像现在,有人认真了,跟着学坏了。

上书房行走丨第二期:走进苗怀明教授的书房

上书房行走丨第三期:走进钦文老师的书房

06年到09年,很少再看书了。那会不知道网上也能看书,又不愿意买书来看。直到09年底,在校友群认识同界不同班的一个男生,两人聊得相见恨晚,在他的介绍下,在风语网上第一次接触了唐家三少,也是那会在风语网的总榜上,看完了唐家三少当时写的所有小说,又再追在总榜上其他人的小说。

上书房行走丨第四期:走进周嘉昕教授的书房

如梦入神机的,辰东的,我叫西红柿的。记和为了看辰东的《神墓》,整整追了两年。

上书房行走丨第五期:走进张志强教授的书房

《鬼吹灯》是2013年看的,当时一个人在房间里,半夜越看越兴奋。说怕并不怕,但作者的文字加上想像,书里面的世界太精彩。

之后有好几年的时间看的书少,中间看了什么也忘记了。主要做化妆工作忙,一忙根本没时间看。

就算看完得也蛮快,基本不记内容。为了生活而奔波看书也只是為了爽。赚钱不多就会想着提升自己,所看之书就不再是小说了。都是些与学习工作有关的工具类书。

所以这几年到底几时开始我是忘了,微信读书的读书记录最早是2019年1月。但实际上在这之前一直用的是QQ书城看书,或是找网页的小说站。

不过时间脉络从这里就开始清晰了,除去那些与家庭与成长有关的书。这时开始看的是快穿类小说。比如油爆香茹《女帝直播攻略》《大佬退休之后》《未来之军娘在上》。这三本可以说是同一系列的小说,但时间线有跨度不同。当然,也是有交叉的。女帝和大佬两本就明交叉的,不过女帝中写到女主问裴叶要套套的事。但在大佬这书中,却没有说到这点,也没有说到如何把那个分化出来的天道,也是女帝里的系统,怎么解决了。

只是大佬书中想到了制造一个人为的系统,去到另一个世界设局。这个世界自然就是女帝的世界了,这条说是暗线,实质上却推动着主剧情发展的线,作者也没有特地拎出来写番外。

但不得不说,作者还是很厉害的,这几本书都特别好看。她写的《炮灰不在服务区》也不错。

上书房行走丨第六期:走进胡文兵教授的书房

快穿小说中忘了最早看的是谁的,不过墨泠的小说:初筝,明殊,时笙这三本书中是记忆最深的。也可能是因为当时一边看书一直看书友评论。才知道像这样的小说是快穿,一个小世界一个故事。

上书房行走丨第七期:走入海的女儿王颖院士的书房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8)

宁舒与太叔这个,听说是最早写快穿小说的人。不过,我却是之后听人说了才找来看的。

上书房行走丨第八期:走进张学锋教授的书房

这本书可以说是无男主,太叔是最早出现的,但他的立场和作为,最终和宁舒站在了对立面。

说他错,并没有,太叔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世界,只是他可以牺牲一切。哪怕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他也坚持自己的选择。

宁舒也没有错,开始她只是人棋子。只是能力大了,自然就有选择的权利。

除了这些以快穿为开头的都看了很多,只是作者不同,看书平台不一样。

上书房行走丨第九期:走进张伯伟教授的书房(上)

像《在快穿世界做NPC的日子》102万字,同样是快穿,别人是做任务,她也是做任务。只不过她是作为NPC的出现,又要完成任务又要不让任务者发现自己是NPC任务者。小说还是无CP的设定,除了一心想找到哥哥。

还有二谦写的快穿,春眠我是一直在追,也是最近刚完结。好看,也有意思。主要是结局解释了系统的来历。

上书房行走丨第九期:走进张伯伟教授的书房(下)

原来是未来的春眠希望她可以有另外一个选择,所以,才让门灵穿越时空。带她去穿越,最终,果真如她所想的一切,春眠摆脱了原来的身份,以另一个小女孩重新开始生活。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期:走进南大校友徐海先生的书房

这些无CP的相当来说没有感情线也不错,全程是在搞事业。顾陌是现在一直在追的,叫这个女配我也穿过。书友都叫顾陌是“陌神”。顾阳可以说是全程搞事业,一心为国家。

在小世界里,她的设定是一个科研人员,每次都是以科技改变剧情。每次一定是要为国争光,为祖国做贡献。

看得很爽,作者也会在中间穿插着大道理,每次的小世界,都会结合现实中的娱乐或是***来写。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一期:走进沈树忠院士的书房

所以,看的人爽,不喜欢看的人也有,认为作者太多大道理了。整体来说,喜欢的人太多了,因为作者三观正呀。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二期:走进丁帆教授的书房

除了快穿还有重生文,这是最近很喜欢看的一个题材。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三期:走进张鑫龙同学的书房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四期:走进莫砺锋教授的书房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五期:走进李良玉教授的书房

这些小说基本上都是古代背景,嫡女重生之后保护家人,报复敌人的故事。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六期:走进吴小山教授的书房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七期:走进翟学伟教授的书房

也有个别就是死亡之后,或穿越或者是灵魂重生到另一个人身上。但是基本的调子不变,前世自己是怎么傻,怎么蠢,怎么被骗,搞得全家都死光光。重生之后一步一步地报仇,在这途中遇到了男主。两个人合作搞事业。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八期:走进黄荭教授的书房

上书房行走丨第十九期:走进南大校友张明先生的书房

《逢春》《韶光漫》《似锦》等小说,基本上就是这个类型的。

上书房行走丨第二十期:走进张辰宇教授的书房

其中我最喜欢看的就是云芨的《乘鸾》,明薇是一个命师,为了救师父通过他布置的大阵回到70年前。

上书房行走丨第二十一期:走进南大校友陈红民教授的书房

书里明微既然是命师,抓鬼什么的自然不是话下,更重要的她的算无遗策。爽,但又不会觉得金手指太大。

上书房行走丨第二十二期:走进叶子老师的书房

这些小说的特点就是感觉属于慢文,细水流水。有些细节的描述非常好,穿的衣服,戴的首饰等描写都有。

上书房行走丨第二十三期:走进洪修平教授的书房

上书房行走丨第二十四期:走进南大校友许勇先生的书房

现在在看的一本叫《如意事》,很有意思,作者比较风趣,文章写得很调皮。明明看得很煽情,想要哭了,结果下一句就 被逗笑了。

而且三观也蛮正的,女主叫许明意,家里父亲就她和一个弟弟,弟弟是继母生的。继母对她很好,也很逗。总是喜欢打马吊,觉得生孩子太累,只生了许明时就不愿意生了。

许家是镇国公府,是开国大将。全家人都很疼许明意,也不允许生庶子。所以,许明意的父亲只有一门小妾,不过许明意重生后就下线了,她爸还说不会再纳妾了。

上书房行走丨第二十五期:走进周宪教授的书房

上书房行走丨第二十六期:走进全根先先生的书房

弟弟虽然是继子,但很听母亲的话,要对姐姐好。所以,同样的题材,不同的作者,写出来的都不一样。也是非常值得看的。

还有一类小说就是末日文,末日文我记得最早看的其实是男频的一部末日小说,是什么蟑螂写的了,这是最早看的一篇关于末日的小说。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19)

策   

后面再看的话就是女频的末日文了,所以几乎上都是以女主为主,或者重生或者穿越,或者有金手指,比如空间等等。

如果是穿越的话,大部分都是穿书。重生的话也是前世被人害死了,然后重生回来打脸回去。

最近看完的一本是《末日重生后反派每天都在做好人》,主人公叫乔薇,她是重生回来的。因为前世的遭遇,让她实在对重生回来后的世界,没办法充满好意。

可系统却说要她做好人,她也想知道系统的底线在哪,所以,表面是做人,暗地里还是在故意使坏。当然对外迷惑的行为都让所有人认为她心好,善良,甚至主动脑补帮她自自洽。

乔薇遇到了对她一见钟情的男主,开始她对男主爱理不理,但男主却一直真心对她。

乔薇本人也是知道的,开始她本意是用男主来掩饰自己,但是为了让假戏真做,她干脆提出了两个人交往。

同时她也很期待看到男主露出他的真面目,更想看看他对她的真情能维持多久。

只是没想到男主温暖了她,让她改变了为男主,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想法。

于是创建基地,找物资,甚至最后大战BOSS都是她。

系统为什么存在结尾也讲了,乔薇的前世,她的男友是一个叫席璟的人。只不过这个人的前世一直在利用她,直到她死之后才发现自己后悔了。

于是他利用时间跟空间的异能穿越时空,把乔薇带回了末日前,顺便也让很多人带着记忆重生了。

乔薇的记忆大部分是真的,惟独关于席璟的记忆和她死亡的记忆。为了让乔薇幸福,席璟故意把男主送到乔薇身边。

他知道男主一定能让乔薇幸福的,但为了不让乔薇一开始能跟着剧情走,顺便改变她消极的想法。就以系统留在乔薇身上,前期能量弱席璟一直没苏醒记忆。

后面要对战掌握了时间与空间的博士,席璟才醒过来,把原来属于乔8号的10级空间还级乔微。之后他也消失了,乔薇脑海里也彻底忘了这个人。

末日类的看得比较多,有独自美丽的,也有是另一个世界落到小世界,导致小世界末日的。总是来说, 不是恋爱脑,不是脑c的,逻辑过得去的剧情都有看。

要说特别的也没有,末日其实也是想看这些人如何占丧尸,如何生存罢了。

上书房行走 | 第二十七期 : 走进陈冬华教授的书房 (上)那些年看过的言情网游,这些年看过的快穿重生女强无cp文(图2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